舊時斜陽 / 歷史的臉譜 / 王昌齡——大唐最勇敢的追夢人

0 0

   

王昌齡——大唐最勇敢的追夢人

原創
2019-09-16  舊時斜陽


開元十五年,準備多年的王昌齡,應進士試時一舉登第,被授予秘書省校書郎。

這官始置東漢,目的是典司圖籍。

作為基層官員,在大唐其主要工作是校讎典籍,訂正訛誤,官小責任大。

這樣的官當然不能滿足王昌齡的心。

按照他的意思,他是個有野心,有抱負的人。

這一點他的詩最能表明他的理想。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出塞》

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三面黃金甲,單于破膽還。__《從軍行二首·其一》

一個詩人有文采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個詩人有了殺敵的人,有了做飛將軍的夢想。

這個夢想注定是孤獨的。

但王昌齡并不怕,孤獨和夢想相比,終究是渺茫了些。

為了實現心中的飛將夢,他于開元二十二年再應博學宏詞科的考試,七絕圣手的名頭不是吹出來,那是實

打實的才華。

這一次,他再次登第。

他很高興,在這個注重科舉的時代,高中就意味著夢想又近了一步。

然而,命運的殘酷在于,你覺得理想近在咫尺,現實卻給你來了一場相隔天涯的打擊。

二次登第后官職仍舊未見升遷,僅被授予祀水尉。

理想破滅,讓王昌齡受到打擊。在做了祀水尉五年后,他遠離了官場。

遠貶荒僻的嶺南,任江寧丞。

想著這里遠離京城,遠離理想的最初之地,他很苦惱。

偏偏這種苦楚沒人可說。

只能付諸筆下,看到了這兒,我們應該感謝歷史,感謝在這一刻,歷史沒有讓給王昌齡太多的朋友的宣泄。否則歷史也許會少了一首可以背誦的好詩。

離開的這一夜,壓在心頭的苦悶與傷感,讓王昌齡再也坐不住,他起身下床,提筆寫了心頭的苦楚與傷感。

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

迷蒙的煙雨,連夜灑遍吳地江天;清晨送走你,孤對楚山離愁無限。

朋友啊,洛陽親友若是問起我來;就說我依然冰心玉壺,堅守信念。

這首詩好不好,用不著筆者多說。

陸時雍《唐詩鏡》:煉格最高。“孤”字時作一語。后二句別有深情。

《唐詩選脈會通評林》:周珽曰:神骨瑩然如玉。薛應旂曰:多寫己意。送客有此一法者。

《唐詩摘鈔》:古詩“清如玉壺冰”,此自喻其志行之潔,卻將古句運用得妙。

《精選評注五朝詩學津梁》:自夜至曉餞別,風景盡情描出。下二句寫臨別之語。意在言外。

《唐人萬首絕句選評》:唐人多送別妙。少伯請送別詩,俱情極深,味極永,調極高,悠然不盡,使人無限留連。

這些評語足以看得出,作為詩人,文學家,王昌齡是頂尖的,如果一直這么下去,也許他一生要平穩得多。

但歷史沒有如果。

理想得不到實現,和所有懷才不遇的人一樣,王昌齡開始了放浪形骸的生活,從長安赴江寧任所,他故意遲遲不去報到,在洛陽一住就是半年,每天借酒銷愁。到江寧后,又曾去太湖、浙江一帶游覽。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這種明顯以消極怠工作為反抗的手段,無疑不為朝廷所喜歡。

他的官職,一貶再貶。


這種流放的生活,反而給了他更大的自由,心中的苦悶反而激發了他更高的才情。

他的詩越寫越好。

七絕除李白之外,再無敵手。

有“詩家夫子王江寧”之譽。

過高的名聲,讓他漸漸成了許多人的眼中釘。

在哪個以詩出名的時代,你的好,永遠壓在其他的人頭頂上。

只可惜,王昌齡并不明白這個道理,他依舊幻想著金戈鐵馬的戰場生涯。

命運,并非一成不變。

公元755年安史之亂爆發,輝煌的大唐終于被安祿山這匹北方的狼,撕破了臉面。

萬里江山一片狼煙。

與百姓而言,亂世是一場噩夢,與王昌齡而言,這也許是一次機會。

公元756年,59歲的王昌齡亦如一個年輕的將士,帶著一腔熱血返回老家,哪里才是敵人最多,戰火最旺盛的地方。

唯有哪里,自己的才華,自己的理想才可以實現。

他幾乎是一路飛奔而去。

然而,歷史就在這一刻戛然而止。

59歲的王昌齡輾轉回老家途中,經亳州,被亳州刺史閭丘曉殺害。

這是一個讓人錯愕的結果,但這就是歷史。

至于閭丘曉為什么要殺害王昌齡?史書記載甚少,留下千古之謎。但元人辛文房《唐才子傳》卷二“王昌齡”名下,有一句發人深思的話:“以刀火之際歸鄉里,為刺史閭丘曉所忌而殺”。一個“忌”字讓多少人無奈對蒼天!

就是這么簡單,沒有理由,你有才,我有刀,僅此而已!

皮外話(閭丘曉在《全唐詩》留下了唯一一首詩《夜渡江》:舟人自相報,落日下芳潭。夜火連淮市,春風滿客帆。水窮滄海畔,路盡小山南。且喜鄉園近,言榮意未甘。)詩不錯,只是詩壇的名聲不及王昌齡的萬分之一了。)

59歲的王昌齡當然想不到,他苦苦等待的機會,就要展開手腳的時候,性命就此結束,死在一介武夫的手里。

天大的不甘,這一刻,也化為了塵土。

所幸,歷史終究是給了他公道。

公元757年,張鎬gǎo奉命平定“安史之亂”。

這位張大人是王昌齡的小迷弟,對偶像的死,萬分的心疼,對于劊子手自是萬分的痛恨。

這年的秋天,睢陽張巡告急,為解宋州(今河南商丘一帶)之圍,令亳州刺史閭丘曉率兵救援。


為人傲慢、剛愎自用的閭丘曉,看不起布衣出身的張鎬,更怕仗打敗了“禍及于己”,于是故意拖延時間,按兵不動,致使貽誤戰機,宋州陷落。

張鎬以貽誤軍機罪,處死閭丘曉。在行刑時,閭丘曉露出一幅可憐相,乞求張鎬放他一條生路:“有親,乞貸余命”。

家里有老媽要養,不能死。

張鎬不愧是宰相之材,一句話就把閭丘曉擋了回去:“你有老媽,王昌齡就沒有?你把他殺了,他的老媽誰來養?”(王昌齡之親,欲與誰養?《新唐書·王昌齡傳》)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從來不缺席。

我想,這一刻,王昌齡泉下有知,足以瞑目了。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