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人際關系 / “我決定不婚不育,為了讓我的父母斷子絕...

0 0

   

“我決定不婚不育,為了讓我的父母斷子絕孫!”

2019-09-24  lindan9997
    發布時間:2019-09-19 

    文章封面
    文:meiyayibu
    來源:meiya(ID:OneStepUp)

    32歲的來訪者君豪在電話那一頭帶著恨意對我說:“我決定不婚不育,讓我的父母斷子絕孫!”

    我愣了一下,回應他:“嗯,我支持你的決定。”

    這下換他愣住了,沉默了幾秒,他說:“如果是其他人知道我這樣的想法,都會勸我,或者說我不孝,你怎么是這樣的反應?”

    我說:“我想,你之所以做這樣的決定,一定有你自己的理由和道理。”

    其實在那一分鐘不到的時間里,作為心理咨詢師的我大腦中的想法很多:

    【如果一開始就反對和否定他的想法,這個咨詢要怎么進行下去?難道一開始就要進行說教和辯論嗎?心理咨詢不是說教和辯論呀!】

    【如果我和其他人一樣勸他,他就沒有必要來做咨詢了,心理咨詢就是和普通人聊天不一樣嘛!】

    【這小子之所以和我說這樣的話,其實自己內心對這一決定是懷疑和動搖的,不然也不會來做咨詢了,直接去做就好了。那我就更沒必要反對他了,我越反對他,他越堅持,我不反對他,他反而會有更多的空間去思考。】

    (你看,我們咨詢師的內心戲才叫多呢!對方拋過來的每一句話我們也不是每一次都能接住,只是通過大量的職業訓練,我們可以做到在眾多的選擇中,盡力選擇一種更恰當的回應方式)。

    我接著說:“所以,我想聽聽你的理由。”


    于是,君豪給我講了自己原生家庭的故事。

    他的父母對他非常嚴厲,尤其是父親,脾氣暴躁,從小到大對他有很多的指責、辱罵甚至動手打他都是家常便飯。學習成績考差幾分會被父親一巴掌甩臉上;親戚聚會上說了哪一句話沒說對,又會被母親狠狠罵一頓;出去晚回家父母交代的事情沒有做,同樣會挨父親揍,挨打的時候母親就在旁邊冷眼看著。

    他學習的時候,父母會在旁邊坐著盯著他,就像他是等待審訊的犯人。

    他還記得中考之前做題做累了,一不小心睡著了,父親會一腳把他連人帶椅子踢翻,并且大罵一通:“蠢得要死,老子交了學費給你上學,不是讓你睡覺的!”。

    高中三年,雖然挨打少一些,但一直沒有少挨罵。

    高考,君豪考上了北京的一所重點大學。

    離家上了大學后,父親才不再打他,父母對待他的態度也柔和許多,但是每次和母親說起過去,母親總是說:“那是你爸,你總不能讓他和你道歉吧?再說,他也是為了你好。

    上了大學,只有和父母要生活費時,他會和他們打電話。他越來越少與父母聯系,經常都是父母給他打電話。

    畢業之后,他留在了大城市,更是用工作忙碌作為理由,減少和父母的溝通、交流的頻次,一年回家一次,每次呆三五天就走。

    一眨眼,到了30歲,近兩年父母每次打電話的內容都是催婚,安排他回老家相親,因為父母渴望孩子成家生子,他們可以享受天倫之樂。

    過去的十幾年,君豪逃避父母,怨恨父母,現在甚至想通過獨身一輩子,不婚不育,來懲罰父母。

    我不禁問他:這樣做是否值得?

    接著又牽扯出另一個問題,我們該如何放下父母對自己的傷害?

    01

    要想放下,得先拿起。

    何為拿起呢?就是你得對父母怨恨一段時間。有不少讀者和來訪者問我:“父母對我的傷害很大,我對他們有很多怨恨,我想原諒父母,但是我做不到,怎么辦?”

    我都會回答:“做不到,那就暫時不原諒,你有不原諒的權利,要尊重你自己,你其實可以繼續怨恨你的父母一段時間。”

    很多文章都會勸遭受原生家庭創傷的孩子“要原諒父母”,“要和父母和解”,“不要那么記仇,要寬容,父母畢竟養大你了呀,他們也不容易”,但是事實是,如果受了很多傷,沒有經過足夠長時間的怨恨,就放下對父母的傷害,和父母和解,那并不是真正的放下和和解。

    怨恨代表著自己受傷的痕跡,那是一種證據,一種證明的需要。 這么快放下對父母的怨恨,不是對自己的不公平嗎?很快就放下,那是不是意味著過去父母對我的傷害其實很小?不值得一提呢?

    就像失戀了,正常的狀態是為失戀難過一段時間,不然怎么證明曾經深愛過呢?

    受了傷,很難過,是要走出來,但太快好起來,太快走出來,容易出現一些問題,因為這樣做其實隔離和壓抑了情緒到更深的潛意識,之后說不定會以其他更糟的方式爆發出來。

    你需要拿著你的傷痛和怨恨一段時間,才能放下,就像一個人端著一杯持續被倒進熱水的杯子,需要等熱水漫過杯沿,燙著手,受不了,才能放下。

    要放下過去的傷痛,不是簡單的一句話,而是需要一個過程,需要一些時間的煎熬,這很不容易,但卻是一種必須。


    我們每個人都需要在時間中慢慢療愈自己。

    但是,時間又不能太長,因為那樣就容易失去本可以創造自己人生的機會。


    畢竟,每個人的時間也都是有限的,真是不容易!

    02

    要宣泄,要表達你的傷痛,你的怨恨

    這個宣泄和表達不是對你的父母去做,而是找更安全的途徑,比如找專業的心理咨詢師,比如自由寫作、畫畫等表達方式。

    有的人不懂這一點,以為去找父母表達自己的怨恨,然后父母就會痛哭流淚,懺悔道歉,自己就獲得了療愈和救贖。結果是,父母完全承受不住,攻擊回來,覺得“我們辛辛苦苦養大你,你不懂感恩,還怨恨我們,真是白眼狼!”于是,他更加受傷,和父母的親子關系也變得更加糟糕。


    在我們的世俗文化中,一個人是不被允許去表達對父母的怨恨的,但是在心理咨詢中可以。

    而且,大多數父母根本承受不了孩子對自己表達恨,他們會受傷會憤怒,變成更強烈的攻擊和指責打回去。

    結果,父母、孩子都再次受傷。

    不是說完全不能和父母表達自己的傷痛和怨恨,而是通過心理咨詢或者其他的方式先處理和過濾掉很多的情緒,然后能夠以一種情緒平和的方式去表達,同時也不對父母抱著很高的期待,放棄對方會認識到自己的錯,會道歉的想法,只是為了把自己的傷痛說出來。表達本身就是目的。


    親子關系的錯位有時令人悲哀,父母總在等孩子說“謝謝”,孩子卻在等父母說“對不起”。最終,大家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

    所謂的和父母和解,其實不是一定要和現實的父母和解,而是和自己內在的父母和解。


    現實生活中,很多人和父母也沒有多少來往,但是因為和內在的父母和解了,他沒有那么糾結和痛苦了,生活一樣可以過得很好。

    03

    學會更客觀地去看待父母和自己的關系

    表達傷痛、怨恨,宣泄了很多情緒之后,是學會用更客觀理性的角度去看待父母。


    父母也是普通人,他們之所以這么對你,是因為他們有自己的局限和問題。他們可能也沒有被好好愛過,也遭遇了很多原生家庭的創傷,所以,他們也不知道怎么去愛一個孩子;生活、工作上的壓力,受教育水平的有限,人格上的缺陷所有的一切也都會影響他們去好好對待孩子。

    去嘗試看看他們做的好的地方。
    一般來講,大多數父母都是普通人,對待孩子有做得很糟糕的地方,一定也有做得好的地方。就像前文提到的君豪,他的父母雖然對他打罵得比較多,但是也一直努力工作掙錢撫養他,一直支持他上學,供他完成了大學的學業。也正因為受了高等教育,君豪才能在大城市找到一份工作,獲得謀生的技能。這些都是不能抹殺的事實。

    看見傷害,也看見美好,這兩件事都很重要。

    學會更客觀地看待自己和父母的關系,整合那些好與不好,能夠幫助一個人更好地放下對父母的怨恨。


    04

    學會從心理上和父母分離,去過屬于自己的人生

    前文提到的君豪,因認定自己是飽受摧殘的受害者,對父母有極大的怨恨,并采用獨身一輩子這樣傷害自己的方式來懲罰父母,其實是最不明智的做法。

    單身還是結婚,生育還是不生,這都是個人的選擇,無論做何選擇都沒有對錯,但如果為了懲罰父母而選擇不婚不育,那就有問題了,說明他并沒有長大,并沒有和父母真正分離,還不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依然將自己和父母捆綁在一起,不得自由。

    成熟而獨立的人,不會用自己僅有一次的人生為父母的錯誤買單。

    很多人一直放不下父母對自己的傷害其實是有歸罪的心理,他們想著“都是父母害我這樣”,希望父母為自己不幸的人生負責,于是,他們沒法也不愿意對自己的人生負責,讓自己的生活變好。

    一個人只有從心理上與父母分離,學會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而不是活在“都是父母害我”的劇情里,才能放下父母對自己的傷害。

    05

    為自己的過去賦予意義,

    從意義中找到開啟未來新生的鑰匙

    個體心理學家阿德勒的名言:決定我們自身的不是過去的經歷,而是我們自己賦予這段經歷的意義。

    我們如何看待過去原生家庭帶來的傷害是非常重要的,你為它賦予什么意義,會決定你是放下,還是一直緊握不放。

    你把過去的經歷只當成是“傷害”,自己就是一個受害者,你可能就容易一直活在那個受害者的角色里,甚至為此付出一生的代價。

    相反,你找到新的意義,就會有新的感受和選擇。

    我有一個來訪者,生活在重男輕女的家庭,從小她就承擔起做家務、照顧弟弟的責任,甚至后來自己大學畢業工作的好幾年還在為弟弟交學費,把所有的工資給父母。

    父母一方面總是否定她,另一方面又不斷利用和剝削她,家里要買什么東西,送親戚什么禮物,弟弟或者父母的任何什么事情都找她花錢和辦事,為了家庭,她喪失了自我,耽誤了自身的事業發展,耽誤了自己的婚戀,也沒有一分存款。

    28歲那一年,她決定和原生家庭有一個分離,保持一個健康的心理疆界。

    面對過去的創傷,她說:“前面28年,我都在為父母的認同而活,現在和以后的人生,我要為自己而活。

    于是,她開始拒絕父母和弟弟的一些要求,把錢更多地花在自己身上,去旅行,去學習,去戀愛,去社交……

    每個人賦予過去的意義是不同的,找到讓人接受和安心的意義,過去的傷害對我們的影響就會變得不同。

    有的人從過去的傷痛中找到了 “讓我看到不好的父母是怎樣的,從而幫助自己成為一個好父母”的意義。

    有的人找到了“痛苦的過去讓變得更堅韌更強大,所以我現在才能收獲成功”。

    面對原生家庭的創傷,我們去看見和承認創傷的存在,但不要因創傷而禁錮而失去自己的自由。

    請記住,你已經長大了,你是自由的,你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去擁有一個自己說得算的人生。

    作者簡介:meiya,暢銷書作家,心理咨詢師,已出版<<慢慢來,一切都來得及>>、<<你值得擁有最好的一切>>等書.目前從事心理咨詢行業,專注個人心靈成長.微信公眾號:meiya(ID:OneStepUp)

    排版:小鯨魚 沉默的杜飛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