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中國政治史 / 劉秀近乎完美,為何在歷史中存在感不高?

0 0

   

劉秀近乎完美,為何在歷史中存在感不高?

2019-09-24  lindan9997

    縱觀開國皇帝中,基本上全都是大智,大勇,大幸運,能打仗,會用人的超級人精。

    雖然關公戰秦瓊這種比較比較困難,但對比這十幾個大朝代的開國之君中,尤其是靠武力打下來江山的,劉秀的總體數值是可以排進前幾名的。

    這個人基本上可以說是在古代皇權中,做皇帝的功業水平和道德水平的最高水準了。

    縱觀整個歷史中,每次天下大亂后的分久必合都成為了小說家的耕耘土壤。

    500

    秦末的楚漢爭霸;

    漢末的三分天下;

    隋末的李世民滅各路反王;

    宋和塞北三朝的恩怨糾葛;

    世界燈塔最終對蒙古人的慘烈悲壯;

    元末的朱元璋滅陳友諒、張士誠;

    明末的三桂領兵南下去,大清一統坐金鑾。

    基本上大概熟悉歷史脈絡的,人們都會有印象,能說出個大概。

    不光是歷史小說層出不窮,像蒙古郭駙馬俠之大者守襄陽,元末明教張教主和趙郡主的情感糾葛,李闖手下的胡苗恩怨,這些精彩年份,金庸老先生的武俠小說都以其為時代藍本,你說知名度有多高。

    500

    唯獨有三個例外。

    東漢開國,八王之亂后的東晉南北朝,唐亡后的五代十國。

    這三個例外中有兩個是大亂世,太過于混亂,皇帝和政權換的跟走馬燈似的。

    主角太多就沒辦法立中心,主線不明確就不容易把角色塑造成關羽諸葛亮這種天皇巨星來幫你撐場。

    其實像石勒、劉裕、慕容垂這都是超級大咖!但無奈時代太過混亂精彩結果全給淹進去了。

    這兩大亂世最終沒有被細致的挖掘出來成為膾炙人口的故事還算有情可緣。

    最后一盤算,唯一的例外,就是王莽滅絕人口后的東漢開國。

    大多數人都是不知道東漢咋就稀里糊涂的給搞上市了。

    但這并不意味著東漢開國的過程不足夠精彩。

    要知道東漢的開國功臣可是被稱為“云臺二十八將”的,牛人著實不少,像馮異,岑彭,耿弇這種人物放在哪朝開國都得是天皇巨星級別的。

    但這二十八將的知名度和李世民的“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一比起來,就顯得太單薄了。

    像人家秦瓊、尉遲恭那都進了門神編制走進千家萬戶了。

    500

    細分析下來,有三個原因。

    第一,這幫開國的功臣宿將全部得到了善終。

    這在打下來的天下中極其罕見,都善終的故事是缺乏吸引力的,所以很少會有人說。

    反面案例就是第一代劉老三和朱重八。

    第二,劉秀本人的皇位資格沒有任何爭議,男女作風問題表現良好。

    從這人身上無法營造狗血新聞,沒有豪門恩怨,跟初戀情人從一而終,真沒勁。

    反面案例就是李世民的殺兄滅弟。

    第三,劉秀是整個時代最杰出的軍事家,沒有之一。

    咱也不知道他那么能打跟誰學的,光知道在長安留學時學的是《尚書》啊!

    這是中國歷史的罕見案例,皇帝本人居然是整個時代最能打的。(當然后面還會出現這種牛人)

    任何困難僵局,只要劉秀去了,全都平。

    而且他不光能打,運氣還好,開國的過程是豪族投票站隊,連成名戰都被妖魔化了。

    這就導致了整個東漢開國變成了單核突出,沒法進行多維度的包裝,也使得東漢歷史都存在感不強,他這位男一號自然也就那么回事了。

    舉個例子,來看一下劉秀的成名戰,昆陽大戰吧。

    這場大戰的最終戰報,劉秀以七千人打垮了王邑的四十二萬大軍和各種野獸,以1比60的懸殊比例創下了冷兵器戰場上的奇跡。

    這場奇跡,其實論起來,并沒有背水一戰、破釜沉舟那樣的高技術含量。

    勝利的核心在于劉秀的大勇和千載難逢的豬對手。

    而且似乎豬對手的比重要更大一些。

    更重要的,不僅僅是豬對手送禮的問題,劉秀面臨的挑戰,其實并沒有像史書中說的這么艱險。

    因為他面對的敵軍并沒有42萬大軍那么的海量。

    這個42萬大軍的說法,是《漢書》中出來的:(定會者四十二萬人)

    《資治通鑒》雖然也提了四十萬人的茬(定會者四十三萬人,號百萬),但重點卻和《后漢書》中是一個口徑“時莽軍到城下者且十萬”。

    也就是說,這兩部史書中的觀點,是到了昆陽城下的莽軍有10萬人左右。

    《東觀漢紀》中的說法是“二公兵已五六萬到”

    《論衡》中的說法是“光武將五千人,王莽遣二公將三萬人戰于昆陽”

    劉秀面對的大軍從42萬到10萬再到5、6萬再到3萬。

    一路大跳水。

    誰的可信呢?

    先從時代來看。

    《后漢書》和《資治通鑒》都是非東漢出品,觀點也統一。

    南朝宋和北宋的學界態度比較明確,劉秀打的是10萬人。

    《漢書》(42萬)、《東觀漢記》(5、6萬)、《論衡》(3萬)這都是一個時代的,都是東漢完成的。

    《漢書》“定會者四十二萬人”的說法,應該被我們首先否定,這和“號稱百萬”一樣,應該是個噱頭。

    因為他根本來不及!

    更可能的是,王莽拿賬本扒拉完算盤,預期能來的總兵力,是42萬。

    劉秀等人三月份拿下昆陽等地,消息傳回長安,王莽憤怒,然后五月王邑的大軍就已經出潁川了。

    這42萬大軍集結需要這三個步驟:

    1、民夫征調需要時間。

    2、糧草輜重需要時間。

    3、軍隊從各地集結都趕到洛陽去武庫拿上兵器同樣需要時間。

    此時關東已經大亂,公元22年夏天,史載“流民入關者數十萬人,乃置養贍官稟食之,使者監領,與小吏共盜其稟,饑死者什七八”

    此時是公元23年夏天。

    也就是說,就在去年,還有幾十萬關東人涌到關中全餓死了。

    僅僅過了一年,以洛陽為中心又能組織出來42萬的軍隊,還是在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里,這根本不可能。

    也就是說,東漢學界態度是3到6萬。

    那么兩宋和東漢的說法差距比較大,一個說三五萬,一個說十萬,誰的可信呢?

    其實細想想這并不沖突。

    三五萬是應該是昆陽城下的真正戰斗人數。

    十萬應該是軍隊的總人數。

    按照一個戰士配兩個民夫的基本公式計算,王邑帶出來的這個隊伍應該是戰斗人員在三四萬,總人數在十萬左右。

    這也就把所有史料中的材料比較統一的結合起來了。

    再具體的咱就沒有史料支撐繼續往下分析了,我們姑且可以先這么看,大體應該相差不多,也就是王邑帶著10萬人的隊伍,要攻打昆陽了。

    王邑自潁川回合諸將后南下后行至漢軍的第一個城池昆陽,隨即下令圍城。

    將軍嚴尤建言:昆陽城小堅固,而且城池周邊地域狹窄,不利于大部隊展開,而且無關大局輕重,漢軍主力都在宛城苦戰,而且宛城還在我們手中,應該直接撲向宛城,和漢軍會戰,利用兵力和城防優勢碾壓漢軍。

    一旦宛城解圍,昆陽自然不攻自破。

    但王邑壓根就沒聽,而且給出的回答不僅牛氣哄哄,還擺足了資歷。

    王邑道:當年翟義造反(王莽篡漢前的零星忠臣)時,我就因為沒有生擒他而被皇上責罵,現在統帥百萬大軍,這么個小城竟繞道而過,如何顯得出威風!如何對得起皇上!

    往死里打!盡屠此城!讓這幫反賊知道知道我的厲害!

    昆陽城中此時有多少人呢?

    所有能動彈的攏一塊,八九千人。

    這可并不是全部的戰斗人員,起義軍的戰斗人數跟總數比起來水分是極大的。

    城內,氣氛十分凝重。

    因為得到的探報是“軍陳數百里,不見其后”

    500

    黑云壓城城欲摧!

    絕大多數的人又準備開始鳥獸散回高老莊了。

    但這個時候,一個很少發言的人說話了。

    不能跑!

    也跑不了了!

    戰前先來看一下,嚴尤勸王邑繞過昆陽打宛城的那個建議靠譜嗎?

    從事后諸葛亮的角度來看很靠譜,因為此時宛城的守將是更靠譜的岑彭,后來的云臺28將中的老六,朔江滅蜀的云臺之光,漢軍已經被他從正月到現在整整拖了五個月了,早已師老兵疲。

    但岑彭同樣堅持不了多久了,宛城餓的已經快吃人了,打昆陽直接導致損失了救宛城的寶貴時間。

    但刨除王邑的玩造型吹牛X的心態,其實打昆陽并不是錯誤的選擇。

    南陽平原被群山環繞,如下圖所示,只要自中原地區進南陽,就得從昆陽方向進來。

    500

    但是問題又來了,看到上圖我們可能會有疑惑,昆陽城明明是探出去的,并不在南陽群山的保護圈內啊?

    這么一座城,為啥劉秀要求死活守?王邑要求必須打呢?

    相反南邊的堵陽卻很像是兵家必爭之地啊?

    其實并非是虎牢關這種一夫當關的位置才算是險要。

    500

    有些大物流的關鍵樞紐,往往更是兵家必爭之地。

    我們再上一張圖,大家就明白了。

    500

    昆陽是整個中原水系入南陽平原的最后一站。

    這個位置不拿下來,整個后勤給養就不踏實,無論是中原的糧食還是敖倉的糧食,全都進不來。

    而且自昆陽到宛城,這一路近300里再無水路可借,后勤給養的成本和難度要成倍的增加,這就更意味著昆陽城必須成為最近的物資匯聚地,來保障入南陽的給養。

    500

    所以王邑拿下昆陽的這個決策并不能說是錯誤。

    水路物流網對軍事征戰有多么的重要呢?

    舉個例子吧,后來曹操先生在給大漢拆房梁換房本撈政績的時候,寧可一次次的走上千里的水路去禍禍孫權,也不愿意走這300里的陸路進南陽去南下找關二爺的麻煩。

    500

    昆陽城中此時的最大領導王鳳信心嚴重不足,看到城外扯地連天的兵勢,他的第一想法已經不是該不該跑了。

    而是該怎么跑?

    所有的高級官員聚集在了一起,開了個心急火燎的會,大家想在會中確定幾件事,就是:怎么跑?往哪跑?以及這個臨陣脫逃的黑鍋決定誰來拍板?

    每個人都兩腿哆嗦的希望有人冒出來“勸”大伙一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平時很少發表意見的人冒出來了,不過發言稿卻一點也不正能量,要把大伙往火坑里推。

    咱得跟他們干!

    大家聚焦到說話的這個人,強大的反差感撲面而來。

    說這話的人是平時最惜命的劉秀。

    趁著所有人面面相覷都在懵圈,劉秀緊接著說道:現在雖然大軍壓境,但昆陽城小堅固還靠著水,他有百萬人也只能一萬一萬的上!

    如果我們集中力量拼死抵抗,那可能還有我們的活路,如果我們現在四散而去,肯定會被追兵攆上各個擊破,更何況現在城外已經圍城了,我們已經跑不出去了!

    我們的主力現在正在圍攻宛城,遲遲不能攻下,更不可能現在分兵救我們,如果我們現在放棄,昆陽一旦失守,宛城的主力軍也會被王莽的大軍趕來吃掉,到時候各部全都會被各個擊破!

    如果我們把他們拖在昆陽,等宛城拿下咱們就能合兵來擊潰他們!

    現在我們要同心協力的去成就功業,而不是貪生怕死的只顧著家里的妻小與財物!

    劉秀這番義憤填膺的講話起到了強烈的效果。

    贏得了在場所有將領的大罵:

    閉嘴!你小子算什么東西!平時跑得最快的就是你!今倒好還敢教訓起我們來了!

    劉秀被罵后笑了笑,不再說話。

    恰巧此時探馬來報:王莽大軍已經抵達城北并開始圍城,隊伍綿延百里,一眼望不到邊。

    王鳳等人一向看不起劉秀,因為這小子很少發表什么意見,也沒啥戰功,能夠混上臺面來完全是因為他哥哥的關系,但這個平時不表態的劉秀在這個節骨眼卻喊打喊殺,不禁讓人懷疑這是劉演安排他弟弟在借刀殺人。

    不過事實也確如劉秀所說,現在不是該討論往哪逃的時候了,因為壓根就跑不了了,人家大軍已經攆上來了,你這點人根本就沖不出去。

    一眾將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將皮球再次拍回給劉秀,既然你這么能耐,你看現在該咋辦吧。

    劉秀很快給出了自己的方案:王鳳和王常等人堅守昆陽,他劉秀自己出去搬救兵。

    這個方案再次讓所有將領罵大街:你小子跑了讓我們在這背黑鍋,這也能叫個方案?

    劉秀堅定的給出了他的回應:定陵、郾城還有我們的隊伍,我不分兵,只帶幾個兄弟去搬救兵!

    當夜,劉秀帶著宗佻、李軼等十三騎,從昆陽南門突然溜出,在剛剛合圍的王莽大軍的縫隙中突破了出去。

    劉秀的夜色突圍在時間上非常幸運,因為再晚一點兒就連只鳥也飛不出去了,很快王邑的十萬大軍就將全部集于昆陽城下。

    而且王邑為了顯示自己的排場,將大軍以攤煎餅的方式以小小的昆陽城為圓心整整包圍了好多層,一百多座軍營旌旗遍野,鑼鼓聲響徹數十里之外。

    城外的人想進來,城內的人出不去,這似乎是場根本就打不贏的阻擊戰。

    但是,總會有奇跡的,比如,昆陽城的自身城防開始顯露出了優勢。

    昆陽是個很小的城,而且周邊地區多水多山,并不適合大部隊鋪開進行攻擊,而且因為它北可達潁川伊洛,南可通南陽,在地理位置上又屬于水系關鍵位置,所以城防一直非常堅固。

    一是撲上來的人少。

    二是禁折騰抗造。

    這兩個點,給昆陽的守軍提供了暫時來說,最偉大的幫助。

    合圍完成后,王邑下令攻城。

    王邑向當時的昆陽守軍展示了那個時代最高科技的各種攻城手段,多維度的打擊向昆陽開始招呼:

    有工兵挖地道的,有沖車撞墻的,有弓弩齊發的。

    城外矢如雨下,城內的人出門都要扛著門板。

    陸地版的“草船借箭”在昆陽上演,財大氣粗的王邑向昆陽城內釋放著自己的大手筆,他的這種震撼打法也確實把昆陽城內的王鳳等人嚇傻了。

    王鳳一眾在開過班子會后決定投降。

    綠林軍使者在王邑營中表達了自己失身于賊,悔過自新,望天兵天將給機會的想法。

    500

    但被王邑一口拒絕了!

    白日做夢!

    500

    晚了!早特么干什么去了!

    就是拿你們當儆猴的雞來宰的!

    別廢話!我大軍誓屠此城!回家洗脖子去吧!

    投降都不招人待見,叛徒都當不了的王鳳開始橫下一條心,跟丫拼了!

    500

    此時此刻,他的所有指望就是之前從來沒瞧上眼的劉秀。

    三爺您一定得回來啊。

    此時的劉秀,已經到達了周邊的定陵、郾城等地,在調集各地兵馬時,絕大多數的將領表達了自己的態度:不去!

    在這我還有兵有糧有財寶,去了昆陽大概率是回不來了。

    劉秀在這個困難的時刻再次沒有放棄,展開了人生當中的最重要演講:

    大家跟我殺回去,財寶軍需比現在要多出上萬倍!

    你們知道王邑帶來多少財寶嗎?如果大伙惦記著自己手里這點東西,昆陽一破,咱們都得完蛋!更別提你眼下這點家當了!

    “養生劉秀”突然變成了“拼命劉秀”,劉秀平時的惜言如金所營造的強烈反差再次在這個存亡時刻起到了關鍵作用!

    諸將被劉秀拉上了船。

    其實除了劉秀的口才和魅力外,還有一個隱形原因。

    而且這比那演講重要多了。

    先來說一下,為啥劉秀讓新市軍的王鳳和下江軍的王常守昆陽,這幫人就真那么聽話呢?

    因為此時昆陽里的兵全是綠林軍。

    王鳳帶著隊伍出昆陽就得被新莽軍咬死,所以他只能困守昆陽。

    誰的隊伍誰控制,他也不可能撇了自己混社會的籌碼出來搬救兵,而且他出來也不好使。

    因為那兩個地方的軍隊他又指揮不動。

    劉秀帶出來的這十三個人,全都是南陽豪族頭領,來搬的救兵,都是南陽豪族的隊伍。

    再來看看定陵郾城的位置在哪呢?

    500

    在昆陽東邊。

    他們的老婆孩子家族產業全在南陽,是不可能獨立出去發展一攤的,如果人家打破了昆陽就把這幫本地人關外地了。

    且不說于公,就算是于私,也只能硬著頭皮往昆陽闖!

    這要是綠林軍駐防這里,劉秀甭管多大魅力肯定死也勸不回來!人家指定往東邊的兗州豫州落草為寇去了。

    人家流民四海為家,一無所有就不怕傾家蕩產,根本不可能跟你趟這個渾水來。

    結果就變成了這么個局面:

    昆陽的綠林軍讓王邑圍的想跑也跑不了。

    東面的南陽軍讓王邑截的想回卻回不去。

    戰前無意間的部隊駐防安排,莫種意義上決定了這場關鍵決戰的勝負手!

    就這樣,劉秀從各地攏了七千多人,開始趕回昆陽前線。

    此時已經十多天過去了,昆陽已經快打得山窮水盡了。

    由于不讓投降,再加上王邑老早就放出了屠城的風,所以整個昆陽的軍民開始通力合作,拼死抵抗,再加上城小山水多,大部隊一股腦掄不上去,所以昆陽城雖然一直看上去晃晃悠悠,但就是踹不倒。

    副將嚴尤再次給王邑提出了建議:眼下昆陽難以攻下,是因為他們困獸之斗,圍師必闕,應該散開一座城門讓他們逃跑,我們再跟上攆著打,必能一舉殲敵,還能把這伙潰兵放給宛城的守軍看。

    王邑再次拒絕,理由同上,那樣抖不出威風,新聞報道不夠震撼。

    投降不同意,打落水狗也不行,王邑為了玩造型,生生的讓十多萬大軍被本來能輕松拿下的小小昆陽城絆住了半個多月。

    能贏不贏非得浪!

    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這大半月中,大勢開始劇烈逆轉!

    第一個逆轉,就是整整堅守了半年的南陽省會,全國前五的大都市宛城在彈盡糧絕人吃人的無援窘境下開城投降。

    五月二十八日,宛城投降!

    守城悍將岑彭被劉演看中,頂住了一致喊打喊殺的綠林高層們的壓力保了下來。

    事實證明,英雄相惜的劉演眼光的確獨到,后來岑彭展現將才光芒,為光武開國立下了汗馬功勞。

    劉演是個伯樂,他會相將才,卻不會看小人。

    拿下宛城也成為了他短暫將星閃耀的最后光輝。

    此時此刻,他仍不知危險已來的如此之近,只是將眼光望向東北方,老三啊老三,你現在咋樣了?

    第二個逆轉,老天爺開始嚇唬人了。

    王邑圍著昆陽可勁造的時候,老天爺面對這個天予不取的貨給出了自己的態度。

    一天夜里突然有流星砸軍營里了。(夜有流星墜營中)

    這還沒完,白天又有大山一樣的云彩鋪天蓋地的朝著王邑軍營拍了過來。(晝有云如壞山,當營而隕)

    這也就是所謂大魔導師劉秀召喚隕石的評書出處。

    其實跟人家劉秀沒關系。

    人生就是這樣,贏者通吃,勝利者拿走所有的光環。

    第三個逆轉,也來了。

    劉演拿下宛城后的第三天,六月初一,劉秀率領七千人馬趕到昆陽戰場!

    牛X閃閃開始放光芒了。

    劉秀率領步騎千余自當為前鋒,離王邑的圍城大軍四五里時開始對峙。

    王邑派出數千部隊接陣,但被劉秀率先鋒軍沖垮,劉秀早年干農活時的好底子開始幫忙,勞動人民最光榮的戰神附體般大砍大殺,親手殺了數十人,極大地鼓舞了漢軍士氣。

    漢軍將領紛紛表示:“劉將軍平時看到小股敵人都十分害怕,今天見了大敵,反而很勇猛,真奇怪,老少爺們咱們跟著沖上去幫忙吧!”

    我們再次要提到反差,這種關鍵時刻的反差往往是很唬人的,膽小人大勇,厚道人急眼,這都是自帶群眾效應的。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老牌大雞賊都豁出去了,極大地鼓舞了這七千援軍的士氣,劉秀沖破王邑前陣后會合后軍主力再次整隊向王邑大軍沖殺過去,斬殺近千人,一直沖到了昆陽城下。

    劉秀在昆陽城下開始大撒虛假傳單,“宛下兵到”的傳單和呼喊聲開始傳遍昆陽戰場!

    王邑軍團繼流星大云拍臉上后再受巨大打擊。

    城外漢軍越殺越興奮,膽氣雄壯,無不以一當百!

    城內綠林軍老淚縱橫大喊他奶奶的可特么來了!

    500

    劉秀在兩次大勝后不休息,選出了三千敢死隊,繞到了城西水上,以居高臨下之勢再沖王邑指揮部!

    劉秀此時并不知宛城戰況,他喊出的“宛下兵到”的傳單攻勢也就能管個兩三天的用,他扔的這堆傳單的真實性很快就會被印證。

    他的這點人也根本禁不住王邑消耗,他在賭,賭王邑會被自己唬住,賭他的大軍會在他這接二連三的沖擊下自我信心崩潰。

    很遺憾,劉秀賭錯了。

    王邑根本沒被他唬住。

    但劉秀的押寶卻產生了戲劇般的效果。

    王邑不僅沒有被劉秀唬住,反而看穿了劉秀的想法,他為了防止各營出現混亂,下令各營嚴格管束自己的部隊,沒有他的命令,不準擅自出兵。

    這成為了本場戰役最關鍵的一次命令!

    劉秀的演出看似將要劇終,但神轉折來了!

    王邑沒有調兵遣將按批次阻擊消耗劉秀,而是直接帶著司令部跟劉秀單挑來了。

    他看穿了劉秀的兵力虛實。

    但此時此刻,他的自打來到昆陽后就招不開了的傲慢終于殺死了他。

    他認為對付劉秀的這點人馬,自己的警衛團就夠了。

    他玩了人生中最后一次造型,帶著一萬多的警衛部隊親自來迎戰劉秀的三千敢死隊。

    他認為他的警衛團對付劉秀的這點人馬算是牛刀宰雞了。

    但沒想到,自己才是那只雞。

    新軍這半個多月早已兵疲師老,再加上被劉秀的傳單攻勢和兩戰連勝的氣勢如虹殺沒了士氣,結果兩軍剛一接陣,新軍的陣型就被劉秀沖破,劉秀的敢死隊直奔王邑司令部砍殺而來。

    王邑開始慌亂,不斷組織隊伍進行阻擊,但根本攏不住士氣已經冰點一觸即潰的士卒。

    世界戰爭史上最為奇葩的一件事隨之出現了。

    十萬新軍由于王邑的先前不許幫架的命令,誰也沒有出來支援。

    史上數量最龐大的十萬主場拉拉隊在場下眼睜睜的看著三千漢軍將一萬新軍追的屁滾尿流。

    那場面頗有當年霸王巨鹿屠王離的既視感啊!

    不過作壁上觀的這回超級無厘頭的變成了自己人,還是自己司令下的軍令!還真就這么聽話!

    劉秀率軍沖至王邑的指揮所,竟然斬殺了副司令王尋。

    這顆稻草終于壓垮了這匹傻駱駝。

    王邑指導帶頭逃跑,整個警衛團開始四散奔逃。

    這個時侯,被恐嚇了半個月的昆陽守軍也跟著大喊大嚎的殺出來了,震呼聲驚天動地!

    與此同時,被劉秀感動的老天爺也加入了昆陽戰場。

    說時遲,那時快,一時間風云突變,狂風驟起,雷聲陣陣,大雨滂沱入注,滍川水漫敵營。(會大雷、風,屋瓦皆飛,雨下如注,川盛溢)

    在天老爺的幫助下,王邑的十萬大軍開始全面陷入崩潰。

    在劉秀這一萬多人的驅趕與天災輸出下,十多萬新軍開始了自我毀滅,自相踐踏,死傷慘重,滍川被尸體斷流。(走者相騰踐,伏尸百余里)

    王邑,嚴尤等人僅帶少量親衛死命方得逃離昆陽戰場,并留下了自己對劉秀的最后一次助攻。

    戰后,漢軍繳獲了新軍的全部軍用物資,各種軍需堆積如山,應有盡有,一連搬了一個多月都沒搬完,徹底將漢軍的硬件升級換代。

    劉秀的名字,開始響徹中原大地。

    新莽政權的喪鐘,從這一刻,正式敲響!

    昆陽戰后,更始政權開始正式宣告脫離草寇階段成為眾望所歸,王莽那邊則再也沒有從昆陽之敗中恢復元氣。

    狼們早就想撲上去了,只不過還怕你手中的那最后一顆子彈。

    結果您這顆子彈不僅打出去了,還是個橡皮的。

    那就啥也別說了,咬不死你的!昆陽一敗,徹底敲響了王莽政權的喪鐘,他的政權在全國開始土崩瓦解。

    朝廷內部開始出現叛亂,那個改名“劉秀”的國師劉歆就是在這個時候密謀造反的。

    地方上的官員開始紛紛宣布脫離新朝,效忠更始政權或者自立為王,新朝政府軍一敗再敗。

    在西北、四川、漢水下游、長江下游沿線和整個關東爆發了各種各樣的起義與割據,整個中華大地徹底變成了散沙狀態。

    如果沒有昆陽一戰,相信王莽政權仍然會被推翻,因為他確實是個非常不靠譜的統治者與改革家,他禍國殃民的將一個好好的漢末盛世搞成了天下大亂,狼煙遍地,民怨滾滾。

    哪怕他打贏了昆陽之戰,甚至剿滅了更始政權,還是會有另一股力量來推翻他。

    因為這是一個豪族時代,哪怕南陽豪族失敗了,全國可有一百多個郡呢!

    不能說綠林軍不重要,也重要,畢竟想投降沒機會怕被屠城使出吃奶的勁得那頂了半個月呢!

    但是,真正打敗沖垮王莽的,是南陽豪族書記的弟弟劉秀帶著的七千南陽軍武裝。

    同是大亂,但王莽的情況和秦末很不一樣,如果不是項羽橫空出世,也許秦國并非二世而亡。

    因為秦雖殘暴,但他的統治根基都在,尤其軍事力量依然強悍,章指導毀天滅地般的把六國復國政權幾乎全突突了一遍。

    但王莽則不同,他早已失去了統治這個帝國的各種依仗!

    錢,人,兵,他都沒戲了。

    更始政權的僥幸大勝也是歷史中的一個異數,因為幾乎從沒有任何一個造反團體可以在第一個跳出來另立爐灶反抗舊政權的時候就造反成功。

    絕大多數都被拍在了沙灘上。

    原因也很好懂,舊有力量哪怕再腐朽,他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一旦你第一個跳出來,然后還稱了帝,那么他必然會集中所有的火力跟你死磕。

    基本上最后的結局都是后來者撿了大便宜。

    昆陽大戰,作為目前來看最大的獲利者,更始政權要感謝一個人。

    不對,是兩個人。

    首先還是先來感謝幕后的無名英雄王邑指導吧。

    這位爺是綠林軍的最大貴人。

    整個昆陽之戰,王指導以極強的超級個人能力走錯了每一步,他的存在意義就是不斷地給劉秀送禮,親手導演了一場超級大潰敗,以一己之力強行改變整個戰局。

    哪怕在整個昆陽之戰他做對了一個決策,最后的結果都很可能不是這個樣子。

    他以一己之力,加速了王莽政權的垮臺,徹底把哪都虛的王莽給救死了。

    500

    由此可以推測,很有可能王莽上輩子欠了他什么東西,而他又欠了劉秀什么東西。

    每個朝代往往都會有個“李景隆”。

    水平雖有高低之分,但效果卻驚人的一致。

    然后,要說說劉秀。

    滄海橫流方見英雄本色,真正的猛士總是去硬杠慘淡的人生,有的人,注定就是為了大場面而生的。

    500

    他們也許平時不顯山不露水,但真到了眾人皆尿的時刻,他們反而會變得專注無我,頭腦靈光,沉著鎮靜,并靠著必勝的信念和偉大的信仰爆發出自己的所有光芒!

    以體育比賽為例,在平常的競技情況下,很多人都是能夠發揮出自己百分之八九十的水平的,尤其是訓練賽,很多人甚至能發揮出百分之二百的水平,全都是梅西、林丹附體。

    所以很多運動員的日常實力和巨星都是差不多的。

    差別出現在場面上。

    絕大多數的運動員,將在大賽中趴蛋。

    大場面將淘汰掉絕大多數平時實力很棒的運動員。

    星常有,但巨星不常有。

    劉秀,就是這樣的“大場面巨星”。

    在平時,這人你看他不言不語,從不顯山露水,但到了這危如累卵的關鍵時刻,他開始顯示出了自己的巨星氣質。

    整個昆陽之戰中,王邑哪怕再怎么送大禮給助攻,如果不是劉秀做到了以下四個方面,昆陽大勝都是不會發生的。

    1、堅持抵抗到底。(見識+意志)

    2、關鍵時刻對時局的分析穩住了昆陽守軍。(魅力+意志)

    3、在人心惶惶時刻的穩定軍心并分析退路拉南陽援軍下水。(魅力+口才)

    4、身先士卒的連續三次率軍沖擊,身為南陽書記的親弟弟身先士卒冒矢石。(頭腦+勇氣+武功+魅力+意志+運氣)

    誰有本事率幾千人就敢沖進號稱百萬大軍的軍陣中,然后再親手殺數十個敵軍試試?

    500

    正史中,三國勇烈第一首推關公,就是因為人家萬馬叢中刺顏良是真的!

    他是贏不了這場大戰的。

    此時的他,還不知道,這一戰將對他的人生有多么重大的意義。

    舉個例子,可以看一下咱們留言區中談到劉秀的時候最常說的是啥?

    大魔導師啦、隕石召喚術啦,狂風指戰員啦,水魔大皇帝···

    某種意義上,劉秀和諸葛亮的歷史形象都被半仙兒化了。

    500

    談到昆陽大戰時,印象最深的是啥呢?

    七千破四十二萬!

    實際上呢?

    確實有流星雨落在這地球上,但那是在讓你知道劉秀的愛只肯為昆陽而勇敢之前就砸軍營里了。

    確實敵軍不少,但哪里有什么42萬!

    但是,只要你成為了最終的贏家,這些所有的傳說就都會自我繁衍的全部變成榮譽包一股腦綁定在你身上!

    昆陽大戰之后,劉秀七千破百萬的光輝事跡以星火燎原的速度迅速傳遍了整個中華大地!

    劉秀不僅僅是擴大了自己的知名度這么簡單,這場戰役還從此給他披上了“神話”的外衣!

    500

    經過民間口口相傳的自我醞釀和發揮演繹,劉秀的昆陽表現開始被人們傳的神乎其神。

    再加上他這個“劉秀發兵捕不道”的早已很火的名字,越來越多有想法的人開始在他身上“浮想聯翩”。

    劉秀還不知道,他的這次“一將功成”,不僅僅是王莽那邊“萬骨枯”了。

    這次的“血戰昆陽”將成為日后自己招兵買馬的金字招牌!

    最好的廣告,就是神話。

    劉秀從昆陽開始,漸漸被“神化”。

    500

    能力是一方面,運氣更是一方面。

    劉秀的運氣后來在他出巡河北時達到巔峰。

    他后來的河北之行,整個就是一部跌宕大起伏,劇情大反轉的懸疑驚悚大電影。

    500

    他這一路上估計最常說的四個字就是:我勒個去!

    但也是在出巡河北的過程中,后面定鼎四方的云臺28將全部集齊,然后召喚出了神龍劉秀登基。(有興趣可去公眾號觀看)

    劉秀是罕見的開國厚道人,基本上所有的開國元勛全都富貴榮華,得終天年,后世是這么形容這段君臣感情的:“名臣云集,驍將雨聚。君臣同心,始艱危,終克定。”

    這段評語,算是那段風云際會的真實情感寫照。

    主上的光芒太過于耀眼,再加上劉秀私德極佳沒有槽點,所以整個東漢的開國缺乏戲說的土壤與矛盾的包裝。(實際上相當精彩)

    沒法包裝,存在感自然也就上不去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