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風 / 歷史文化 / 你家有logo嗎?

0 0

   

你家有logo嗎?

2019-09-25  八面楚風
    溯源君,一切來路皆可追。

    暑期大火的仙俠劇《陳情令》于八月下旬已圓滿收官,以五大世家為依托展開的江湖故事引人入勝。

    除了劇中情節,各世家的家紋設計也頗具匠心,根植于傳統元素,追溯其源頭,可謂余味綿長。今天,就讓我們從熟悉的影視作品切入,探索一下古今中外族徽家紋的痕跡吧。

    1

    虛構照入現實:族徽不同的隱喻

    在《陳情令》中,相比于蓮花、牡丹這些在中國傳統社會中屢見不鮮的紋飾元素,岐山溫氏的太陽紋家徽更多了幾分暗示。家紋雖然整體上為日,但是內里卻孕育著一只雙頭鳥。這雙頭鳥有著怎樣的文化內涵呢?


    《陳情令》中岐山溫氏家紋
    雙頭鳥的意象其實在東西方皆有出現,西方的雙頭鷹象征著永恒權力與正統地位,東方的雙頭鳥則隱喻人的善惡一體。
    西方的“雙頭鷹”最早出現在10-11世紀的拜占庭帝國。拜占庭繼承了羅馬帝國在歐洲和亞洲東西兩部分領土,君主身兼東西兩方之王、照看兩方領土。
           
    拜占庭帝國(395-1453),核心地區位于歐洲東南部的巴爾干半島,領土也曾包括亞洲西部和非洲北部,極盛時領土還包括意大利、敘利亞、巴勒斯坦、埃及、高加索、西班牙南部沿海和北非的地中海沿岸,是歐洲最悠久的君主制國家。


    因此在原有單頭鷹的基礎上加上另一個頭,成為今日各國雙頭鷹圖案的雛形,體現著拜占庭帝國橫跨歐亞的實力與地位。   


    俄羅斯硬幣上的雙頭鷹標志


    在之后幾個世紀的戰爭與重組中,雙頭鷹的標識依舊存續了下來。時至今日,在俄羅斯、塞爾維亞等國的國旗國徽上,依然可見到雙頭鷹標志。                           


    塞爾維亞國徽上的雙頭鷹標志


    而在中國的傳統意象中,雙頭鳥又蘊著不一樣的意義。與比翼鳥(或稱同心鳥)不同,它是佛教傳說中的耆婆耆婆迦鳥,又稱共命鳥、命命鳥等,是個“一生兩命,識別報同”的生命體。
    在《佛本行集經》中記載著這只雙頭鳥的故事:它們輪流睡覺,一頭睡一頭醒。兩頭鳥雖共用一個身體,卻有完全不同的思想:一頭叫迦嘍荼,常作善想;一頭叫憂波迦嘍荼,常作惡想。


    有一天,正值迦嘍荼醒著,腹中饑渴,看到一朵香花,不忍叫醒熟睡的憂波迦嘍荼,又覺得它們能同享此花,便獨自吃了。
    然而待憂波迦嘍荼醒來后得知此事,心里卻很不高興。覺得迦嘍荼有好事卻不叫醒自己,生出幾分嗔怨嫌恨,心想:你有好東西吃,竟然不叫我,等著瞧吧,下次我吃東西也不告訴你!
    不久之后,兩頭鳥在樹林休歇,憂波迦嘍荼無意看到了一朵毒花,突地生出一個惡念,它趁迦嘍荼熟睡之后獨自吃了毒花,想要報復迦嘍荼。最終因為憂波迦嘍荼的嗔恨,兩頭鳥一起被毒死了。
    河北正定隆興寺浮雕共命鳥

    《陳情令》中本是修正道、求正法的溫氏,因為對權力與地位近乎偏執的追逐,惡念生、善念死,最終失了本心,落得個滿門皆滅的悲涼下場。
    活在此間,人人皆是兩頭鳥,有著善與惡的抗爭、夢與醒的矛盾、覺與迷的徘徊。善意抬頭時可使惡念離避,惡念升起時又會湮沒善念因此,務必反躬自省、求善避惡。
    談到族徽,對歐洲歷史感興趣的朋友們應該還能想到不少。大火的美劇《權力的游戲》,就是以歐洲中世紀的英格蘭為背景,其中幾大家族也分別有不同的族徽。
    蘭尼斯特家族族徽是一只怒吼的獅子,史塔克家族族徽則是一頭咆哮的冰原狼,都是以野獸的勇猛象征著駐守一方的力量。

       蘭尼斯特家族族徽VS 史塔克家族族徽

    其中,以紅色為主色調的“獅家”蘭尼斯特家族,和以白色為主色調的“狼家”史塔克家族,對應的正是歷史上的紅白玫瑰戰爭的雙方——以“紅玫瑰”為家徽的蘭開斯特家族和以“白玫瑰”為族徽的約克家族。



    蘭開斯特家族、都鐸家族、約克家族族徽(從左至右)

    在中世紀歐洲,玫瑰是受歡迎的符號。它們的顏色,無論用在政治、文學還是藝術中,都被認為具有重要的、且往往是對立的含義。
    14世紀的意大利作家喬萬尼·薄伽丘在他的《十日談》中用紅玫瑰和白玫瑰象征愛情與死亡這兩個糾纏的主題。人們在祈禱書的邊緣和泥金裝飾字母上、歷書和科學文本中也繪制玫瑰圖案
    最晚到13世紀亨利三世時期,英格蘭的貴族家庭就在他們的紋章徽記中運用玫瑰圖案。愛德華一世國王有時用金玫瑰作為王權的象征。

    都鐸玫瑰紋章中,玫瑰與王冠相結合


    但在15世紀末期的英格蘭,人們開始將紅白玫瑰與爭奪王位的競爭者緊密聯系起來。持續了30年的紅白玫瑰戰爭,最終以聯姻結束。之后的都鐸家族的族徽,就變成了嵌合在一起的紅白玫瑰。
    《權游》中的珊莎·史塔克對應玫瑰戰爭時期約克的伊麗莎白。在玫瑰戰爭末期,理查德三世與亨利·都鐸的爭斗中,無論勝利者是誰,最后都將娶愛德華四世的長女為妻,因其血統可為王位增添合法性。就如同在《權游》中誰想統治北境,就必須擁有史塔克家長女珊莎·史塔克一般。

    2

    以崇拜開始:中國“族徽”的萌芽
    那么,族徽家紋在中國是如何發展的呢?總體來說,族徽家紋是由古老的圖騰文化脫胎而來。
    原始氏族部落的人迷信某種動物、植物或非生物,認為他們同本氏族有血緣關系,是自己的祖先、親屬。或認為他們有超自然的能力,可以從中尋得保護,因而將其形象用做本氏族的徽號或標志。



    新時期時代的人面魚紋彩陶盆是我國圖騰文化的代表作之一

    在商周時期的一些青銅器上,存在著一種與普通文字和繪畫紋飾都不盡相同的字畫圖形,后來被我們稱為“族徽”。
    郭沫若認為,族徽是上古時期表示一個家族、部族或氏族的徽號,既有別于文字,又有別于裝飾性的刻畫。其特點是象形性和標識性強,有類似于鳥獸魚蟲的,反映出古代族群“圖騰”的某種簡化和抽象化



    中國早期族徽

    由于族徽使用的普遍性和早期文字本身的原始性,初期的族徽和文字并無本質的區別,族徽既是家族的形象標志,又是家族的稱號“氏”
    如果這個家族領有封國,還可以作為封國的名稱。族徽作為家族的標志,鑄制在青銅器上,運用于青銅銘文中,或者鑲綴在家族的旗幟上和家族成員的鎧甲上。



    乾隆皇帝的金銀珠云龍紋盔甲

    然而隨著文字的發展演進,逐漸產生了更便于書寫、有讀音、意思又和族徽原有含義一致的文字符號,而族徽依舊刻意保持古老的形象。
    兩者長期沿著不同的走向演化,相互之間的差別也就越來越大。秦漢以后姓氏合一,因而在金文中,姓、氏、族徽常常能并見

    3

    自然的消逝:中國“族徽”的沒落
    那么,相比于西歐的徽章和日本的家紋,中國古代社會中“族徽”的影子為什么漸漸消失了呢?
    首先是因為文字體系的不同。漢字本身即是一種象形文字,從原始崇拜中的圖騰,到倉頡初創甲骨文,再到秦始皇統一文字為小篆,最終漢字逐漸簡化發展成隸書、楷書、行書、草書等多種字體。



    “登”的演變

    從圖騰一步步抽象成為文字,漢字字畫同源,經歷從古至今的不斷衍變、簡化,最終定型延續至今,成為存續華夏文明最重要的載體,因而漢字本身就具有紋章功能。

    再者,漢族的姓氏不同于西方和日本的姓氏,一個漢字所代表的那個姓,就永遠是這個家族不倒、不變的標志。不像西方還有middle name,也不像日本的“苗字”(日本苗字是一個家族從氏族本家分離出去后,以職業、居住地、官職名等命名的新姓氏)可以亂改。

    所以,如果說中國古代家族有紋章的話,家族的姓氏就是那個紋章。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因為政治體制的差異。

    在中國,自漢統一,龍就成了唯一的圖騰且為皇家專屬。東晉門閥衰落之后,中國的各個統一王朝更是一步步完善了君主專制制度。

    對至尊皇權的維護就勢必要遏制民間家族的壯大,各家身份地位可從服制配飾等方面做文章,并不需要一定持有一個“族徽”來“挑釁”皇權。
               

    龍袍上的龍紋
    而在西方,社會區分貴族與平民,貴族分公、侯、伯、子、男五個爵位,世襲罔替。其封建領主制的色彩濃厚,并不像中國古代那樣有如此完善的君主專制制度。

    同時,歐洲皇室都實行嚴格的一夫一妻制度,私生子被嚴厲排斥在外,導致家族人丁不興,家徽作為身份的標志得以保留。


    1707-1714年的英國王室紋章。四種不同的紋章組成了一個新紋章,代表著英王對英格蘭、法蘭西、蘇格蘭、愛爾蘭的統治和王位主張。
    族徽紋章作為具有象征意義的logo在古今中外皆留下了痕跡,又因為各自政治制度的特點而興衰不一。

    如今,各種影視作品中的族徽家紋設計層出不窮,生活中的標志性logo更是屢見不鮮。有沒有什么logo是你的最愛,你又有沒有沖動自己設計一個徽章logo呢?



    撰文  | 劉冠男
    編輯  |  久  趣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