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皮皮蝦258 / 財經 / 科技創新70年丨中國“無人機”飛躍國門

0 0

   

科技創新70年丨中國“無人機”飛躍國門

2019-09-26  江南皮皮...
      很多偉大企業最初往往來自于一個簡單的想法。大疆的想法就是:用自動化技術控制直升機在空中穩定地懸停。
      如今提起無人機,其實更多的是指一家中國公司的產品。
      大疆,創立于2006年,總部位于深圳。與現在大疆的火爆程度相比,在2014年之前,人們甚至不知道無人機為何物,更沒人關注什么無人機產業。“無人機”這個詞,倒更像某些垂直行業的晦澀名詞。
      大疆的民用無人機已經賣向全球。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給出的無人機市場報告顯示,大疆所在的深圳已經成為消費級無人機代表大疆成長的沃土——2017年中國民用無人機達到290萬架,同比增長67%,出口額達110億元,其中八成以上產值來源于深圳。而深圳的民用無人機產值更是達到了300億元,占據全球民用無人機市場份額的70%。
      在很多外國用戶眼中,這家公司總部坐落于深圳但早在全球開始布局。這家公司鮮有公布最新市場數據但它確是市場公認的霸主。很多外國用戶甚至認為,它的產品“不像是中國公司的產品”。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無人機企業的誕生地,如今人們已經熱衷于把大疆與深圳另外兩家巨頭放在一起——他們是世界上最大電信設備廠商之一華為,還有中國最大互聯網企業之一騰訊。
      像很多偉大的企業一樣,大疆的建立往往來自于一個簡單的想法——用自動化技術控制直升機在空中穩定地懸停。
      坊間的故事是這樣的:出生于1980年的創始人汪滔從小癡迷于航模,小時候在父親那里就得到了一架遙控直升機,開啟了他的飛行夢想,不過直升機飛了不久后就“掉”下來了,這和他想象中的直升機應該在空中懸停不同。由于對電子工程的喜愛,汪滔最想上的大學是麻省理工學院和斯坦福大學,但兩所學校申請都失敗后,他退而求其次,選擇在香港科技大學就讀學習電子工程專業。在遇到香港科技大學李澤湘教授后(李澤湘是大疆董事長和早期顧問),他在宿舍中造出了制造飛行控制器的原型,2006年他和同學成立了大疆公司。隨后他的產品飛往全球。
      數據報告顯示,2011年至2016年,大疆在全球的銷售額增加了約160倍。在2017年,大疆全球營業額達到了180億元,海外收入占總收入的80%,其中北美地區是第一大市場,大疆第二大市場為歐洲。
      但與很多中國的全球化公司不同——它是先全球化在美國發展然后才再加碼中國市場。
      大疆總裁羅鎮華說,最初的想法乘上了電子制造業崛起的東風,成就了大疆早期一系列的系統模塊產品。“尤其是MEMS技術(微電子機械技術)的突破,不僅讓大家的智能手機有了陀螺儀,也讓一體化的消費級無人機誕生成為了可能。”
      如今,大疆已不只是微電子機械技術,它更像是一家不斷豐富自主研發技術庫的產品公司,通過技術庫不斷拓展自己的“疆界”。比如市場曾傳言大疆成立了自動駕駛部門,在很多專業人士眼中,無人機技術與自動駕駛技術系出同門;比如這幾年依托大疆成熟的云臺技術和影像技術,無人機技術也衍生出了OSMO,而這個手持云臺看起來和無人機沒有多大關系;再比如Robomaster S1,它其實是一個面向機器人教育市場的產品,大疆從天上飛的覆蓋到了地上跑的,從專業用戶向更年輕的用戶“下沉”。

      機器自動化興起的機遇

      深圳是一座有活力的城市,也是“中國制造”的沃土。
      總部位于深圳,所以珠三角地區覆蓋全面和完整鏈條的消費電子產業就成了大疆研發和生產的重要支撐。深圳作為一個制造、技術和信息產業密集溝通的渠道,給予了大疆很多幫助。
      汪滔2016年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當初將公司總部定在深圳,也正看中其優良的創業環境和產業配套。“盡管創業初期條件艱苦,但是深圳的創業氛圍和扶持力度都很不錯,給了我們創業者很大信心。而且,廣東、深圳硬件制造也是全國翹首,供應商提供的產品質量價格都有很強的競爭力。”
      除去產業配套,大疆的發展歷程,其實也是因為在全球機器人與自動化技術的興起浪潮中,大疆抓住了電子制造業發展的機遇。
      2006年汪滔第一個產品其實是在大學宿舍完成的飛行控制器。2006年,汪滔和兩位同學來到深圳,創立大疆公司。
      2006年的中國,就算是在深圳,機器自動化其實還是個晦澀的名詞,就連工業屆都沾不上邊。
      大疆賣出的第一套產品其實是一套飛控系統。2008年,消費級無人機的概念在一些愛好者圈子和航模網站中成型,但他們往往需要自主設計航模,自行購買配件,然后自己組裝無人機,而汪滔自主研發的第一款較為成熟的商業產品就是直升機飛控系統,用戶在購買飛控系統后讓其自行組裝的直升機可以實現自主懸停。
      這些愛好者在航模網站交流,也不局限在中國。他們更多的來自于美國、德國和新西蘭。
      國外的交流郵件發到中國深圳,汪滔因此獲得了不少訂單。2010年,大疆早已不會在收入上發愁。當時,大疆在新西蘭的一位代理商告訴汪滔,他每個月售出200多個云臺,90%的購買者會將云臺懸掛到多旋翼飛行器上。比較而言,這位代理商每月只能售出幾十個直升機飛行控制系統,說明多旋翼飛行器市場比直升機市場大得多。聽到這話之后,大疆開始折騰多旋翼飛行器。
      2011年,來自美國航拍業務的創業公司的科林奎恩寫郵件告訴汪滔,無人機云臺技術在美國會有很大的市場空間。于是當年,奎恩幫助大疆在德克薩斯州成立了大疆北美分公司,奎恩在美國演藝圈有很多人脈,迅速擴大了大疆的知名度。
      美國打開市場,而遠在太平洋對岸的深圳的汪滔繼續折騰技術。2012年末,一款具備完備無人機技術、擁有四旋翼集體的產品——“精靈”(Phantom)上市,這款無人機具備自穩和懸停技術,這意味著它只需要幾百美金,加上用戶自己的攝像機就可以進行航拍了。
      如果從現在回看,從那時起,大疆就開始靠技術研發的沉淀甩開競爭對手了。多位已經離職的大疆員工亦向PingWest品玩表示,公司非常重視技術,大疆內部研發部門最大。
      盡管市場上將大疆比作“無人機屆的蘋果”,但很多人還是把大疆拿來和華為做對比。一直以來,大疆的信條是“在技術上超越競爭對手兩年”,而如今,大疆在同一價位做到了技術最優,已經沒有什么競爭對手了。
      大疆最早的技術起源于飛控,如今大疆已經在通訊、控制、動力、相機、陀螺儀穩定云臺等一整套技術上有了技術沉淀。經過2011年到如今的技術發展,人工智能技術、物聯網帶給無人機的配套,也給大疆帶來了更多的想象空間。

      飛向全球?

      2011年大疆北美公司成立后,中國深圳研發制造、海外市場營銷銷售的布局就已經成立。
      從一開始,大疆就在做全球化的生意。
      大疆在深圳的辦公區位于深圳科技園創維半導體設計大廈西座14層,在這里,大疆白色的LOGO異常顯眼。
      不過在大疆的官方網站上,深圳早已不是唯一的業務開展地。大疆業務開展地已經擁有深圳研發、北京恒通商務園大疆傳媒、中國香港地區以及包括北美、歐洲、日本、韓國等共計18個分支機構,而據PingWest品玩了解,在中國大陸地區其實只有4家。
      北美公司之后,這個“中國制造”的產品幾乎飛到了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
      羅鎮華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大疆正在用一流的產品重塑“中國制造”的內涵。植根中國走向全球,他說,大疆是少有的在海外市場從一開始就走高端品牌定位路線的中國企業,這使得許多海外用戶沒有想到DJI(大疆)是一個中國品牌。
      他提到,大疆最先瞄準的是海外航模論壇用戶以及更關注航拍技術的影視從業人員,比如美國好萊塢的市場。這是因為相較于中國市場,美國歐洲影視工業起步更早。
      大疆從北美的狹窄興趣網絡擴散。大疆在2013年進入德國,設立公司,主要負責產品維護服務。2015年,大疆在法蘭克福成立了歐洲總部,主要負責市場推廣、銷售、招商以及圖像的測試。
      據PingWest品玩查詢,2015年底,大疆首家旗艦店開設于中國深圳;2016年3月,第二家旗艦店落戶韓國首爾;2016年9月,中國香港銅鑼灣旗艦店開幕。
      2017年數據顯示,大疆海外收入占總收入的80%,北美歐洲是它的第一大和第二大市場。
      先海外后中國,其實更像是大疆的發展路徑。提起大疆的“全球化”,他們認為自己與很多中國展開全球化業務的公司不同——后者一般是先在中國做業務,然后去海外收團隊。
      2018年開始,大疆才開始加碼國內市場。羅鎮華在接受采訪時透露,得益于國內民眾和用戶對無人機認知度的提升,以及大疆在中國大陸市場加大投入,2018年,中國大陸地區成為增長最快的市場。他預計,不久后有望成為僅次于北美的第二大市場。
      而在中國市場投入的邏輯也很簡單:中國市場的視頻變種成為短視頻,而這種新的消費需求也催生了更多“無人機”變種產品,這打開了大疆的想象空間。
      新的技術工具給影視創作帶來了全新的角度,而新的市場消費需求也推動了拍攝工具的革命。

      一樣的技術,不同的產品

      在很多大疆人的字典里,大疆已經不是一家純“無人機”公司。
      如果從更廣泛意義的角度理解,大疆其實是一家機器人公司。從一個機器人技術的角度看,它需要完成感知、計算、傳輸和執行這幾件事。
      過去幾年時間的沉淀,大疆已經在無人機市場占據了半壁江山。同時,這也意味著它在無人機技術,或者說機器人控制技術中,包括不限于通訊、電路控制、動力單元、相機影像技術、以及陀螺儀和穩定云臺等技術上有沉淀。
      2018年,在“關于DJI大疆創新”這個欄目里,大疆偷偷加了一句介紹,這句話是“致力于用技術與創新力為世界帶來全新視角。”
      而從目前的產品矩陣來看,“全新視角”可能更多意味著大疆開辟的新產品線——這其中之一應該是OSMO靈眸。
      在靈眸手機云臺3發布會上,DJI大疆創新高級產品經理Paul Pan表示:“手機正在成為越來越多人的視頻創作工具,在各類互聯網平臺每天都有無數優秀的手機攝像作品誕生。大疆推出的靈眸手機云臺 3,將幫助更多用戶成為這一潮流中的新秀。其優秀的便攜性及行業領先的智能功能,不僅為用戶在旅行、生活等多種場景中記錄美好,更進一步啟發想象,刷新視頻創作體驗。”
      在很多人眼中,這是無人機產品的一次變種。
      PingWest品玩自己對大疆的技術做了一個粗略的統計,比如動力單元和電路控制方面的技術可以總結為機器人控制理論,而與遙控相關的OcuSync以及WiFi圖傳可以總結為無線通訊技術,OSMO和無人機載的攝像機是計算機視覺技術。
      通過這三類技術,大疆無人機擁有了包括并不限于OSMO在內的很多變種。比如無人機的四軸控制演變成了可編程教育機器人RoboMaster S1的麥克納姆輪,運動相機Osmo Action的穩定系統也從無人機的云臺穩定系統蛻變而來。
      于此同時,大疆進入工業級無人機市場,它也是基于無人機技術的業務延伸。
      大疆的工業級無人機通過“T”字型展開,最底下是航模和無人機技術,而頂端延伸到兩側可以是各種行業,比如農業植保、航拍測繪、安防巡邏、搶險救災以及勘探電力和大氣取樣等。
      對于大疆的未來,汪滔也曾對媒體表示,大疆目前做的事情都跟機器人視覺相關,現在的機器人都還是“瞎子”,如果大疆在這方面取得突破,應用范圍將非常廣闊,無人駕駛、工業制造、家庭機器人等,都將成為大疆的用武之地。

      站在國際舞臺上

      如今人們已經習慣一臺無人機的操作就應該是大疆那樣的,人們也習慣在OSMO手機云臺上畫一個方框就應該是“視覺追蹤”的功能。
      大疆的技術雖然主要瞄準的是硬件的部分,但在軟件上也引導了用戶操作界面的進化。
      “大疆對于產品視覺設計是有貢獻的。”一位大疆用戶曾經給大疆公司做過這樣一次反饋。
      如果說蘋果智能手機的交互體驗上對用戶操作系統產生了影響,那么大疆在消費級無人機硬件乃至機器視覺對話界面的設計上構建了劃時代的意義。
      大疆這位酷愛技術、喜歡講產品品位、被外界稱為“無人機屆的喬布斯”的創始人曾向媒體做過一個比喻,無人機產業正在經歷從無到有的過程,“就像汽車剛剛發明時。”他認為,無人機產業主要還是要沉下心做技術攻堅這類的事情。
      如今在大疆的背后其實還有更多的含義,比如務實的中國工程師文化。汪滔畢業于香港科技大學,師從李澤湘教授,在大學期間開始研究無人機飛控系統的相關課題,是典型的“宿舍創業派”。大疆從專注于直升機的飛控系統到多旋翼無人機飛控系統的研發,如今已經擁有了包括飛控、云臺、圖傳以及圖像穩定系統等領域的技術積累。從創立開始,大疆就以產品研發為導向,強調工程師文化,目前約四分之一的員工是研發人員。
      大疆還擁有另外一個比較熱門的“業務”——RoboMaster機器人大賽,他們希望借此培養一些年輕的工程師,挖掘出更多工程方面的人才。
      就像是上文所講,大疆提供的其實是另一種角度的出海樣本。在大疆看來,它的出海其實是因為:無人機提供的是一種非“普適性”的產品,具備不可替代性——和深圳很多公司一樣,所以大疆從一開始就是做的全球生意。
      如今,大疆已經成為了一個中國創新的符號。深圳創新孕育了大疆創新,同時也孕育了一批“原生”全球化公司。這些公司已經從輸出中國制造到輸出中國品牌,正在完成從自主品牌向世界品牌轉型。這些公司放棄了追趕和模仿,把研究和解決現實問題作為技術研發的根本出發點,他們掌握了前沿技術,同時又敢于面向全球市場,配置全球化的資源。
      中國“無人機”就這樣飛躍了國門,并不只是產品飛走了。
      參考:
      中信證券:無人機巨頭的新征程
      網易科技:專訪大疆汪滔:執掌機器人王國的愚者
      南方日報:“距離人手一臺無人機很近了”
      華夏時報:走進中南海的80后創業者
      澎湃新聞:對話大疆總裁羅鎮華:大疆是如何打開海外市場的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