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阿里巴巴 / 年收入10億,淘寶“店小二”也要上市了

0 0

   

年收入10億,淘寶“店小二”也要上市了

2019-09-27  lindan9997

      作者:王小哼  來源:財經早餐(Femorning)

      500

      老牌國貨百雀羚的再度“崛起”,不僅給了自己希望,也給他人帶來了生機。

      昨天的文章《“沉迷”周杰倫,這個國貨品牌如何突破重圍?》里提到,百雀羚的再度“崛起”與其積極參與電商渠道不無關聯。

      雖然很多人都知道,百雀羚是天貓平臺上排名第一的國貨品牌,但是背后的推手壹網壹創卻顯得尤其名不見經傳。

      不過今天,這家默默無聞的公司卻要登陸創業板,成為國內電商代運營服務商的第一股的同時“大聲”告訴市場:淘寶“店小二”也是可以上市的!

      阿里小兵的“逆襲”

      壹網壹創的“逆襲”故事像極了它的老板林振宇的經歷。

      公開資料顯示,壹網壹創原名為杭州奧悅貿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4月,最初注冊資本只有十萬元。

      500

      而創立它的林振宇,是一名阿里巴巴集團的前員工。

      出生于1983年的林振宇,并沒有顯赫的家世,也沒有閃閃發光的學歷,讀過警校、學過文秘,只有職校學歷的他,據說是在廈門一家咖啡館做服務員時遇上了阿里巴巴集團在福建招聘市場人員的機會,才踏入了阿里集團。

      和眾多阿里巴巴的中高層離職創業不同,直到2010年從阿里離職,林振宇依然只是阿里集團數以萬計的普通員工之一。

      2012年2月,從阿里辭職兩年后,林振宇拿下了百雀羚在淘寶電商平臺的銷售代理權,開始在自己曾經的老東家平臺上“開網店”賣貨,走上了“逆襲”之路。

      而在七年后,林振宇的壹網壹創將以38.3元的價格發行2000萬股,占發行后總股本不低于25%,以此推算其發行市值約30億。

      林振宇上市前共持有壹網壹創66.05%股權,即便股權稀釋后,這個曾經的“阿里小兵”身家將達到十億量級。

      不可小看的“店小二”

      壹網壹創的主營業務是為國內外知名快消品品牌提供全網各渠道電子商務服務,通過全方位提供線上服務,幫助品牌提升知名度與市場份額。

      出自阿里讓林振宇深諳電商平臺發家之道,利用買賣產品賺差價收益、代理品牌收取服務費,讓壹網壹創迅速發展。

      500

      2016和2017年,壹網壹創營收分別為5.07億、7.04億,2018年則突破10億,年復合增長率高達41.3%。

      2016年-2018年,其歸母凈利潤分別為4744.74萬、1.38億和1.63億,三年增長了3.43倍。

      2019年上半年,壹網壹創營業收入已達5.59億,而由于電商網購節日“雙十一”、“雙十二”等集中在年末,所以第四季度一般才是壹網壹創營收旺季,如此看來,2019年營收預計會繼續保持增長。

      同時,壹網壹創還保持著較高的毛利率水平,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壹網壹創主營業務綜合毛利率分別為40.92%、46.83%、42.55%和39.02%,相對高于行業平均水平。

      至于2018年以來毛利率的下滑,壹網壹創解釋為承接愛茉莉在唯品會的分銷業務后,毛利率較低的分銷業務比重增大,從而造成整體毛利率的下滑。

      壹網壹創業務中毛利率最高的當屬品牌線上服務,而其中品牌線上營銷服務更是遠遠高于行業平均。

      500

      從招股書中的說明來看,品牌營銷服務也就是增加了買賣貨品的操作,有點像經銷商的作用。

      2016-2018年,杭州悠可、若羽臣、麗人麗妝該項業務毛利率平均水平分別為35.33%、31.57%和27.77%,而壹網壹創的毛利率則為37.39%、39.92%和41.58%,其間差距越來越大。

      500

      值得一提的是,2016-2018年,品牌方返利金額分別為7213.23萬、1.27億和1.93億,壹網壹創可以用返利額度抵扣采購成本,從而增加毛利,返利金額日漸增長,對毛利率的影響也逐漸擴大,2018年影響最高到達26.2%。

      500

      “店小二”與“金主”

      壹網壹創與百雀羚的關系可謂是糾纏而又復雜,自從2012年成立初始抱上百雀羚的大腿后,二者就一直難舍難分。

      在壹網壹創的幫助之下,如今天貓“百雀羚旗艦店”粉絲數達658萬之多,2015-2017年連續三年“雙十一”奪得全網美妝類第一的桂冠,2018年又取得全網美妝第六、美妝國貨第一的成績。

      百雀羚日漸崛起也給背后重要“推手”壹網壹創帶來了真金白銀的回報。

      500

      招股書顯示,2016-2018年,來自百雀羚的收入占壹網壹創總營收比重分別為75.81%、73.05%和61.17%,2019年上半年進一步下降,但也占到了46.72%。

      但是,憑借代管百雀羚網店發家致富的同時,壹網壹創也給自己埋了一顆定時“炸彈”——對單一客戶的過度依賴,不管是從資本還是從公司經營角度來看,都是個糟糕的事情。

      與壹網壹創十分依賴百雀羚不同,京東、各大商超以及屈臣氏等門店都可以直接買到百雀羚,2017年其營收達到了177億,壹網壹創代管網店的這點兒營收和費用實在是微不足道。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壹網壹創還經營著百雀羚的官方旗艦店,但百雀羚也已經設有電商部門。

      二者的代理合同也是一年一簽,隨時都有終止的可能,一旦百雀羚不再續約,轉而自己運營網店,對壹網壹創無疑于晴天霹靂。

      雖然在招股書中,壹網壹創“嘴硬”地認為,百雀羚天貓店對自己很“依賴”,但是這也只是說說而已,從壹網壹創的行動來看,它其實也很清楚這一點。

      2015年后,壹網壹創開始積極拓展新的品牌客戶,不僅代管寶潔天貓旗艦店,還為伊麗莎白雅頓、寶潔、歐珀萊和黑人等提供天貓商超服務。

      另外,壹網壹創還為三生花、露得清、OTOHA等提供線上營銷服務,分銷業務客戶也拓展包括蘭芝、呂、雪花秀等韓妝品牌。

      500

      盡管百雀羚早已經不是壹網壹創唯一拿得出手的客戶,對其營收規模的影響力也在不斷下降,但是百雀羚依然是壹網壹創最重要的利潤來源。

      這也是資本市場對壹網壹創最擔心的部分之一。

      “逃離”百雀羚

      于是,在招股書中,壹網壹創計算了最極端的情況:如果沒有百雀羚,公司的營收凈利水平會怎么樣?

      500

      根據計算,如果百雀羚“拋棄”壹網壹創,2016年至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營收分別為3.84億、5.14億、6.19億和2.61億元;凈利潤則分別為2115.7萬、7803.46萬、10509.43萬和5086.68萬元。

      這樣來看,百雀羚的確對壹網壹創十分重要,但遠沒有到事關生死的地步。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壹網壹創要想打破對百雀羚的依賴、走得更遠,就不得不跳出舒適區,“逃離”百雀羚,找到更多新客戶。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