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吟樓 / 歷史說 / 500年前,與達芬奇同時閃耀的中國人

0 0

   

500年前,與達芬奇同時閃耀的中國人

2019-09-29  風吟樓

      在囚徒的印象中,他是最近一些年才火的。

      但火起來,就不可收拾。

      火到什么程度呢?

      一本新書,只要是寫他的,不管寫得怎么樣,一般不會滯銷。

      因為500年來,對他感興趣的人越來越多。

      他是離我們最近的一位圣賢。

      人們都認定,他的歷史價值被嚴重低估了。

      翻看他的資料后,我突然想起了一個人,

      這是個外國人,曾畫出過有史以來最經典的作品:《最后的晚餐》《蒙娜麗莎的微笑》。

      估計你都猜出來了,達芬奇。

      據說達老師是人類有歷以來難得一見的天才,

      不僅在文藝、建筑、醫學和解剖方面有貢獻,還在武器發明、水利工程、人工智能等方面一展身手。

      這樣的人,一般被人認為是穿越體質,因為太超前。

      他讓你懷疑人生,人一輩子,怎么能這么成功的?

      而今天登場的這位中國人,與達芬奇同期(公元1472至1519年,共47年,兩位天才共存于世)。

      當時,他們就像人類社會兩顆最耀眼的星辰,閃耀在東西方。

      這個中國人,就是王陽明。

      不少朋友早就說過,希望看到囚徒筆下的王陽明。

      一直沒下筆。

      因為我一直迷惑不解:一個哲學天才,是如何跨界成為軍事家的?

      中國歷史上的儒士和詩人,數不勝數,大多數只會舞文弄墨,打起仗來,都不太靈光。

      典型者如文天祥,氣節上震爍古今,詩文寫得熱血噴涌。

      在戰場上他為國盡忠,但是可惜,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只能說,隔行有如隔山。

      文武雙全,實在太難。

      但王陽明同志是個另類。剿匪、平叛,難見一敗。

      如果這樣的成績出現在岳飛、戚繼光甚至李自成的履歷里,是不足為奇的。

      要知道王陽明既非出生在軍事之家,平常連土匪都沒見過,這么能打,就很奇怪了。

      但是所謂牛人,是因為他們總能在自己不沾邊的領域,做出令人驚訝的成績。

      王陽明5歲才會說話(跟囚徒一樣),但正因為如此,他才有更多時間和機會關照自己的內心。

      那些口若懸河、語言表達系統過于發達的人,其實很難深刻地洞悉他人,把握時勢。

      ……

      明孝宗朱祐樘、明武宗朱厚照算是很幸運了,因為他們治下的大明,產生了王陽明這樣的牛人。

      孝宗是一個很有理想的人,接班后做了不少事(“更新庶政、言路大開”),很多人看到了大明千秋萬代有限責任公司的希望。

      要知道,之前的明英宗當權時,奸佞遍地,后來連他自己都被北方少數民族瓦剌綁架并囚禁。

      由于北京方面相當不積極,故意不配合,瓦剌人差點撕票。

      史稱“土木堡之變”。

      而這也是促成王陽明自學軍事知識的最直接原因。

      少年時的陽明,由于家學的熏陶,文化知識的學習自然不在話下。

      但可貴的是,他在求學的時候能夠放眼天下,即根據時勢的需要及時調整自己。

      他發現,當時的大明,讀書人已顯過剩,大家癡迷于八股文的比拼,此外再無其它追求。

      王陽明所思所想,與常人不同,他主動從舊知識分子的巢臼里跳了出來。

      他覺得,土木堡之變發生在大明建立第81年,對國家來說是一個嚴重的警告。

      在全校辯論賽上,他分析道——“很顯然,如果缺乏軍事人才,將來大明有可能亡于外族入侵”(150年后果然應驗)。

      所有同學都在為參加高考而努力,但他的心思跟其他人完全不同,

      他愛的是兵法,家里的兵書看完了,到各地書店買,再不行,就四處找人借。

      這也正常,畢竟他爸爸王華是明憲宗成化十七年辛丑科進士第一人,俗稱“狀元”。

      狀元之子,當然不走尋常路。

      王陽明平常最愛玩的游戲,叫做“皇者榮耀”——把同學們分成兩撥,不斷發起對攻,他自己做總導演,其樂無窮。

      一次課堂討論,他跟老師有段很精彩的對話,這段對話應該載入史冊。

      王陽明:“先生,天下如今最要緊的事是什么?”

      老師:“這還用問嗎?當然是科舉考試啊!只要學不死,就往死里學。”

      王陽明:“學生認為,非也。”

      老師:“扯淡!以后走上社會,不要說我是你的老師。”

      王陽明:“俺的意思是科舉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通過讀書成為一個圣人和賢者。”

      “老師、幾乎所有同學:切……”

      這次對話后,15歲的王陽明更加堅定自己的理想。

      當年,他接連給履新的孝宗皇帝寫了5封信,對治國平亂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只是,這些信都沒有回音。

      如果說這個國家有1000萬讀書人,那給皇帝寫信的人至少有10萬,皇帝完全沒有時間看。

      王陽明很失望,他利用暑假時間來到北方,走訪了書本上才有的居庸關、山海關,1個月后回到浙江老家。

      這次出行,實際上是一次深入的社會調查(跟辛棄疾小時候常干的一樣),對他的世界觀產生了巨大震蕩。

      后來他短時間內治理江西、廣西匪亂,平定更難搞的寧王朱宸濠叛亂(同樣在江西),

      一切的源頭,應該追溯到他15歲這一年。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