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an9997 / 雜文 / 看中國女排打球,那就是穩當,叫人放心

0 0

   

看中國女排打球,那就是穩當,叫人放心

2019-09-29  lindan9997
    中國女排提前一輪拿到了世界杯冠軍。其實,這個結果在中國女排又贏下了關鍵戰,3:0勝美國隊之后,就已經不可逆轉了。原來以為這是場艱苦的拉鋸戰,雙方實力應該差不多,可能美國隊還強點,但過程出乎意料,美國隊幾乎沒有什么抵抗就繳槍了。

    看著這場比賽,突然就覺得和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的決賽有點像。那次中國隊最高的就是主攻手郎平——現在的郎指導,1米84,美國隊有海曼,這倆都比郎指導高十幾厘米,然后打球不講理,跟男的似的。中國女排小組賽就輸給她們,決賽又遇見,對方還是主場作戰,氣勢如虹,憋著要拿這個冠軍。

    那場也是3:0,中國女排出乎意料地順利拿下。關鍵節點出在第一局最后,雙方打成14平的時候(那時候還是每局15分制,只有發球方才能得分),袁偉民指導突然換上侯玉珠發球。侯玉珠是新人啊,知道的人不多,美國人看著這張陌生的面孔,心里覺得沒底。侯玉珠一個發球過去,直接得分,第二個發球過去,美國隊墊過網了,讓郎指導打了個探頭,中國隊拿下。之后美國隊心態就崩了,輸得稀里嘩啦。

    上世紀80年代是中國女排第一個強盛期,一口氣拿了5個世界冠軍,是中國女排獲得世界大賽冠軍的一半。中國女排強大的時候,打球有一個特點,那就是穩當,叫人放心。對手是弱隊,基本沒機會。對手實力差不多,先崩潰的就是對手。對手要是強一點,中國女排敢下手,關鍵時候向上沖,不管輸贏先打了再說。這股勁兒,從教練到隊員都有,所以經常能贏得出乎意料,也就是能帶來驚喜。

    這種特質從女排第一次拿世界冠軍就顯現出來了。1981年世界杯,女排遇到前蘇聯,那是當年的世界強隊。女排先贏一局,第二局前蘇聯隊上來給了女排一個9:0,把女排打得有點懵,但女排死咬啊,一點點往回扳,竟然16:14逆轉了。接下來第三局,女排打了個15:0,前蘇聯隊竟然一分沒得。

    1981年,首次奪得“世界杯”女子排球賽冠軍的中國女排隊員載譽歸來1981年,首次奪得“世界杯”女子排球賽冠軍的中國女排隊員載譽歸來

    女排世界杯的賽制,所有隊單循環打一遍,積分高者是冠軍。那次女排拿下前蘇聯隊后,第一個冠軍就基本是囊中之物了。最后一場打日本隊,上來就是兩局領先,算積分,冠軍已經到手。三大球沒拿過世界冠軍啊,女排姑娘們也頭一回,心理就波動了,精力完全不集中,讓日本隊扳回了兩局。袁偉民指導就跟隊員說了幾句,大意是,雖然冠軍已經到手,但你們要是輸了這場比賽,得后悔一輩子。然后女排在決勝局就沒再給日本隊機會,全勝奪冠。

    女排世界杯的頒獎曲是亨德爾的《英雄凱旋歌》,那聽得叫人熱淚盈眶。那時,中國女排就是全中國人民的藥,遇到難事了,生活困頓了,看一場中國女排的比賽,登時神清氣爽,天高云淡,什么都不是事兒了。那時候人都窮,需要更多的希望,更多的激勵。

    1981年11月16日,中國女排以7戰全勝的成績首次奪得世界杯賽冠軍,成都車輛段職工集中觀看中國女排奪冠實況,現場人山人海,歡呼雀躍1981年11月16日,中國女排以7戰全勝的成績首次奪得世界杯賽冠軍,成都車輛段職工集中觀看中國女排奪冠實況,現場人山人海,歡呼雀躍

    中國女排現在打成威風八面,擁有所謂強隊氣質,不慌不亂,給人特別穩當的感覺,其實也是經過了很多年的積累。早在上世紀60年代,中國就請來了一個叫大松博文的日本人來幫助訓練女排。很長一段時間,橫掃世界排壇的是日本女排,號稱“東洋魔女”。日本女排個子不高,但特別能磨,進攻不行,可什么球都能防起來。歐美的大高個怎么扣都扣不死,最后自己就垮了。日本隊憑著這一手,稱霸多年。而這些防守的本事,很多都是大松博文琢磨出來的。大松博文來中國的時間不長,也就一個月,但卻把他的魔鬼訓練法有效地灌輸到了女排隊員的腦海里。

    到了七八十年代中國女排出現在國際賽場上,本身就已經是強隊了。剛開始還在亞運會上輸日本隊,但交手幾次之后,日本隊就落下風了。比日本隊強的是,中國女排有郎平這樣的高個子重炮手,一段時間不停拿世界冠軍,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冠軍多拿幾次,贏球成了家常便飯,那種強者的范兒自然就出來了。美國女排老輸,缺的就是這個。

    1982年7月,女排在主教練袁偉民在訓練之前給隊員講話1982年7月,女排在主教練袁偉民在訓練之前給隊員講話

    說巧不巧,就在中國女排連續奪冠的那幾年,中國的電視臺在播放一個日本的熱血青春劇,叫《排球女將》。這個連續劇講了一個條件一般的女孩小鹿純子,刻苦訓練,發明了一種空翻扣球的絕技,叫“晴空霹靂”,練到爐火純青,接下來又練出了升級版“幻影旋風”和雙人版“雙重晴空霹靂”,終于入選日本奧運隊的故事。其套路頗似動畫片《足球小將》。缺什么想什么,日本隊不就是缺好主攻嘛。

    可能日本人自己都沒想到,《排球女將》點燃的是中國青少年的排球熱情。那個年代中國女排連著拿冠軍,攻能攻上去,磨也能奉陪,壓制著日本隊抬不起頭來。中國的觀眾一邊還看著《排球女將》,心里那個高興勁兒就別提了,覺得女排把練得那么苦的日本隊都打成那樣,自己肯定練得更苦。那么學習女排,吃點苦又算什么呢?

    有趣的是,日本的球迷非常喜歡中國女排。有時候覺得那些日本球迷,把自己女排實現不了的東西,干脆就寄托在中國女排身上了。他們尤其喜歡郎平的替補楊希。因為楊希長得特別漂亮,名字發音又像日語“呦西”,非常順口。我老覺得,他們可能不止一次地幻想,楊希要是我們隊的該多好。

    楊希楊希

    很早以前,現場看過中國女排一場比賽,在工人體育館,是場友誼賽,對手是保加利亞隊。當時保加利亞隊是歐洲強隊,不過真不是中國女排的對手。上來打了沒多會兒,就丟兩局了。這時候觀眾不干了,開始“倒戈”為保加利亞隊加油。為啥啊,打得太快了,大老遠趕來看,沒一會兒就結束,那哪行啊。

    還有一部分觀眾開始大喊侯玉珠的名字,就是前面提到的兩球發死美國隊的那位。當時和美國隊那場比賽還沒發生,侯玉珠是第一次進國家隊,純新人,觀眾的意思,都打成這樣了,袁偉民指導你就別再用主力了,讓我們看看新人也行啊。后來袁指導還真把侯玉珠給派上來了,但對比賽的走勢根本沒有影響,還是過于痛快地贏了。

    那種感覺,又是爽,又有點遺憾。

    女排讓人驕傲,所以很多人都希望自己和女排搭上點關系。我也一樣,經常跟人說郎平是我們朝陽區的,朝陽中學的嘛(現在的陳經綸中學)。還有中國女排的副攻手楊曉君,就是三里屯二中的。我家窗子就能看見三里屯二中的大門,經常看完女排比賽看會兒三里屯二中,仿佛這樣心里就很滿足。

    沒想到后來考上大學,還和中國女排當了同學。當時中國女排的副攻梁艷退役,到我們系上學,比我小一個年級。梁艷人漂亮,還是唯一一個五連冠都參加的隊員。不知道系里怎么想的,居然找我談話,問我能不能幫梁艷學英語。我哪敢啊,我自己英語二把刀,動不動就不及格的主,完全不敢應承。

    梁艷梁艷

    1980年代,中國自己也拍了部非常火的女排電影,叫《沙鷗》,據說本來想請中國女排的周曉蘭或者楊希主演。可那二位大神天天訓練打國際比賽,演不了。最后還是郎平推薦了自己在北京女排的隊友常珊珊。常珊珊演完電影后也到我們系里。我真是有幸,在大學里近距離看了女排隊員打球,只不過她們打的是籃球。學校組織的籃球賽,以系為單位參賽,梁艷、常珊珊加上同在系里讀書的北京女籃的德力巴爾,這陣容無敵了。

    幾十年來中國女排也有沉浮。1981年打前蘇聯隊一個15:0,1988年,漢城奧運會又讓人家還了個15:0。這口氣到了2004年雅典奧運會才捯飭回來。那一年,俄羅斯隊如日中天的,誰都打不過。而中國女排經歷低潮,各種不順,決賽碰到俄羅斯,大概率失敗。比賽進程似乎也在證明這一點,前兩局中國女排都是咬到最后沒咬住,輸掉了,很多人都覺得比賽要結束了。誰都沒料到女排突然醒了過來,開始發威。這一通絕地反擊打得驚天動地,任憑俄羅斯隊怎么抵擋都沒用,最后是連扳三局,逆襲成功。那場比賽看得人連氣都不敢喘。

    我記得特別清楚,那陣子我在報社,和奧運報道組一起熬夜,大部分人在樓上,我因為要邊看球邊寫稿子,自己一個人在樓下的辦公室,球一結束,就聽到了樓上的歡呼。什么叫蕩氣回腸呀,這就是!

    事后看報道,許多球迷都看得泣不成聲。不是因為贏了一場球,而是因為“女排精神又回來了”。體育比賽總有種神奇的作用,打的時候就是一場比賽,但它結束了,又不僅僅是比賽。它總能勾起許多比賽之外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比如2007年戰亂剛息的伊拉克奪得足球亞洲杯,就讓伊拉克人團結了許多,2010年西班牙隊拿到世界杯冠軍,也曾讓身陷泥潭的西班牙經濟小小振作了一下。1981年中國男排在世界杯預選賽上逆轉擊敗韓國隊,過程和女排贏俄羅斯一樣,引發出了“團結起來,振興中華”的口號!

    這也算是一種懷念吧。托女排的福,這樣的懷念還是經常會出現的。上次里約奧運四分之一決賽贏巴西、這次贏美國,都讓曾經的美好回到眼前,仿佛時間逆流。女排似乎是生命中的一個標識,一個符號,它時常閃現,意味著我們的與眾不同。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表